顾凉

一个连文风都没有的辣鸡文手
沉迷rps 在被水表的边缘徘徊

占tag致歉

第一次写repo完全不知道该写些什么,首先我就吹爆各位太太们吧!!!

明信片里有好几张的意境都非常美了,有一张似乎是生化pa的第一眼就心动了啊!!!后面的云霞非常美了,配合前方的黑暗来看有种末日降临,希望仍存,又有点黎明的寂静感啊。

两个人与一只红色大鸟在空中很像在西幻大陆一起去冒险的少年了,一起向着未知前进吧!

古风的小卢好可爱啊!!!别哥也好帅啊!!!

流云的紫毛红瞳第一次看见这种搭配但是好合适的,一看就是敢于向前辈发起挑战的人了!飞刀剑的白毛金瞳有种冷淡的前辈感,很苏很苏了。

秋烨的画风真的很好认了,一看到就知道自己除了神仙画画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服装设计师那张的小细节好可爱,后面黑板上的卢瀚文到此一游,还有把头纱按在小卢头上啊啊啊!!!

文我现在还没看完,争取在这周末把它们补完!!!

另外封面一看上去很清新的感觉,里面则是家的温暖感,日常的小幸福啊,非常喜欢了。



加拿大估计要完了……大麻合法化就算了,国旗也跟着一起改了……
小透明现在基本已经全员娱乐化了……药丸
要是再跟墨西哥合作,我看金三角都要移地了……
就是不知道隔壁美帝怎么看了

【原创/校园】带你走进OQ中学初二年级

预警:一切皆为真实事件。




事实上我一直以为我们五班是全年级最一言难尽的班级,知道今天的运动会。

我们那排初二3,4,5,6班,一个比一个秀。

我们五班班主任要求集体穿着那种土不啦叽的秋季校服,我早上去学校时看到的大部分人也都是穿着校服。那时我天真的以为校服是学校要求的服装,然后第二天我的脸就被打了个彻底。

开幕式时,初一某个班级集体穿定制的外套,白色的上面印着红色的繁体中国二字。

打脸*1

初二七班,女生白色T恤,男生黑色T恤,印着紫色的seven。

打脸*2

初二六班,统一白色T恤,正面印着我爱六班,背面一个数字6。

打脸*3
(另外插播一句,去年三班也是有班服的:))


还有一点,别的班都是男生加女生一起走开场,就我们五班,只有女生加两个比女生还矮的男生。(其他的都去举红旗了)


令人窒息的开幕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比赛环节。有一点是因为比赛在操场上,所以我们要把椅子搬下来。

所以……

隔壁四班,不知是打开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属性,一人捧着一本书(我怀疑里面混着小说和漫画)看起来了。
他们平时有这么好学吗???

隔壁六班,仗着今天运动会没人管,一人捧着一个手机,玩起来了。为了防止椅子沾到土,还铺了黑色大地毯。

我们五班,在班主任面前,嗑瓜子的嗑瓜子,喝阔落的喝阔落,吃零食的吃零食,还满场乱窜。

前方高能

三班,那一个令人窒息的班级,纵观整个学校,都找不到比他们更秀的班了。

大红地毯铺起来,桌子拼起来,遮阳伞开起来,椅子坐起来。

扑面而来的资本主义腐朽的味道。


这么说吧,我们别的班是来郊游的,而三班,是来度假的。

WTF???你们居然连桌子都搬下来了??!!(虽然他们去年也搬了)居然还有遮阳伞???!!你们知道我们被晒成什么样了吗??!!!

呵,万恶的资本主义。

(然后我就去投奔他们了)


我串门串到三班时,张烁跟我友情科普了一下阶级分化。

一共拼成四张桌子,一张学霸们写作业的,一张一帮人补觉的,一张逗比们唠嗑的,还有一张是空着的(都出去串门了)。

然后她又表达了卧槽我能怎么办我四个阶级我都不属于我也很绝望啊。于是我陪她聊了半天打发无聊。啊,伟大的我啊。

后面还有更气人的。

六班那群人,用手机点了外卖。照理说,点外卖是他们的事,我也没法干涉。但是,我认为,拿到奶茶之后在我们面前晃悠半天都不喝就是他们的错了。

我真的一点也不羡慕的,真的。

快到结束时,有一个接力赛,别的班是X班加油!

四班喊的是三班漏油。

但我认为最秀的还是我们,直接往跑到旁一站,一群人直接喊,

五班漏油!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是我们曲线救班的方法之一你们这群凡人都懂些什么(不屑)


一个运动会下来,六班得到的第一还是挺多的,因此我有幸听到了史上最不要脸的通稿:

“呵呵,我们六班就是这么秀,蒂花之秀。前面的稿子都太逊了,让我们来刷新你们的下限。”

哦,呵呵。

还有:

“全校第一,舍我其谁!”

鉴定完毕,六班就是一群自大狂+中二病。

【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初遇篇

预警:灵异向,OOC
仔细想想还是把这改成系列文了_(:_」∠)_




你第一次见鬼是在什么时候?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卢瀚文一愣。

说实话自己也记不清了,模糊的记忆中似乎是一个温暖的冬夜,冷空气还未传播开来,脚上带着不知什么伤。

夜晚十点多,父母还未归来,一人待在家里。

那时的卢瀚文坐在电脑桌前,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打算着要不要去睡觉。

把电脑关机后,忽然瞄到桌子上摊着的一本书。

鬼使神差的将它拿起来,书皮呈暗紫色,金色的花纹似藤蔓般布满其中。似乎是在暗示些什么。没有书名,可能是个笔记本。

呼吸莫名开始加重,暗黄色的灯光这时在卢瀚文眼里显得格外诡异,身边似乎在开始变冷。

卢瀚文吞了一口口水,好奇心盖过了心中弥漫开来的不安感,壮着胆子打开它。纸的边缘已经泛黄,揣摩上去有些沙沙声,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第一页正中央的字也有些淡化,但看起来却依旧醒目,清晰。

不过这些都是卢瀚文后来观察到的,他首先看见的,是用黑笔端端正正的写在首页中央的字。


“当你离开时,记得把灯关掉。


再往后翻翻,全是泛黄的空白的纸张。

于是卢瀚文翻回了首页,重复读了几遍这句话,才注意到句子末尾少了个冒号。

是忘记加了吗?

卢瀚文从桌子上拿起一支黑笔,很干脆的把自以为是本子主人漏掉的冒号补了上去。

至于关灯……卢瀚文抬头看看吊灯,那本就昏暗的灯光还适时闪了闪,卢瀚文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随即想到自己听到的一个故事。

据说房子里的灯闪烁时,那么这个房子里面就存在着鬼混。

哪来那么多歪门邪道的,卢瀚文抖了抖身子,试图把鸡皮疙瘩抖掉,走向门。心中的逆反心理开始发作,卢瀚文很想知道不关会怎么样,但估计那句话也就是哪个人随口说说的而已。

然后卢瀚文便看见了使他记忆一生的景象。

把门锁上后,转身看见的不是黑暗的走廊,而是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白裙,头发似乎也是偏白色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不想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卢瀚文与她相距四米左右,但却看不清五官,又直觉她应是笑着的。

在多年后回想此事的卢瀚文觉得可能她的五官不是看不清,

而是根本没有五官。



心脏似乎是停了几秒,呼吸也停了一秒,人貌似休克了一秒。之后又感到眩晕,四肢慢慢无力,无法走动,僵立在原地。

脑海有一秒的无法思考,反应过来时只剩下恐惧与“我会死吗”这种糟糕的想法。

想叫出来,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声,想离开却发现自己无法行动。

真的是很糟糕的一次经历,因为在那一刻,卢瀚文感觉自己不是自己,自己无法控制自己。

“你干嘛呢?”从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卢瀚文也没管什么,朝着对面喊:“有人!”

“什么有人?”卢瀚文的母亲走到他旁边,疑惑的询问他。

卢瀚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喊有人,但觉得自己喊鬼不太好,只好重复说了遍。

“没有人啊。”卢瀚文的母亲左右张望了下。


卢瀚文焦急的看向对面,却只看见了闪烁的灯,与地上倒影着的两个影子。



初遇篇完

一个脑洞

大概是小卢在世邀赛期间去瑞士发生的一件事。
小卢随便走进路边的一个餐馆打算觅食,结果一翻菜单,欧吼,天价,还全是欧元。
然而身上的钱估计连个零头都凑不起,还不支持手机付款。
所以小卢就在想,我该怎么优雅又不尴尬的离开这家店呢?
忽然瞄到酒水单,有了。

卢瀚文(问服务员):有酒吗?
服务员(看着卢瀚文):不好意思,未成年人不允许喝酒。
卢瀚文装作生气:这什么国家啊未成年都不让喝酒的!!!
然后转身离开。
服务员:???

邪教CPの安利

如题,我们今天就来谈谈 盖才捷×卢瀚文 这对拉郎+邪教+冷CP的组合(请各位一定要把这安利吃了!管售后的!!!)


好的我们切入正题,为什么会有这对CP呢?我以前也想过这两人的关系,肯定是朋友以上那种的。并且在锤子大大新生代私设里,也对两人设定成很好的朋友。


但你如果是新生代死忠的话,一定会知道在前不久完结的一篇文《一次无聊的全明星周末》(贵乱,主邱乔高,有盖才捷暗恋卢瀚文的戏码)


这篇文的心理描写很好,尤其是乔一帆,强推。


我是一个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平时也挺喜欢看撕逼啊修罗场啊贵乱的,所以当时就直接追了这篇文。


然后就措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口盖卢安利。(这里我要控诉下作者好讨厌都不给售后的!b站上王杰希×萤草这么邪的CP都有售后!)


然后我就在这里真情实感的写这篇安利!一定要吃啊会有售后的!


好扯了那么久让我们说正题:


这俩人有什么值得磕的地方吗?


…………


怎么气氛有点尴尬


原文里确实没有。


但是你看看隔壁盖宋!盖郭!邱郭!不都在原文里没交集嘛!(像真正有交集的曾宋曾,郭宋郭反而都没几篇粮)


事实证明,磕CP更要有想象力(认真)


1.二人皆为九期
卢瀚文九期刚出道时我就不信没有轰动联盟,哪怕没有轰动联盟,至少肯定会有媒体大夸其词的。

光是年龄这点,绝对会有一段时间是受人瞩目的,再加上原文里描写九期除去义斩和霸图,就是从蓝雨的新闻发布会开始的。

中间内容除去挑战赛,其它就是义斩,霸图F4,和卢瀚文。(你们感受到这差距了吗?我是指人数上的)

稍微夸张下,在那段新鲜感还未褪去的时间中,卢瀚文什么都不做,自身就是流量了。(纯属个人想法,勿喷)

而盖才捷看到会有什么反应呢?哪怕他再成熟,风头全被一个人抢去的感觉肯定不好吧。

好,就这么想下去,再加上自身的好奇,盖才捷可能会去关注他了。

至于九期这个条件,简直不能再好了,原文里说四期的每个人关系都很好,同理。

2.性格互补
成熟年上×元气年下

好吧小盖也许没有那么成熟但这样就更有萌点了!两个人不断成长一起努力踏上荣耀之巅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在比赛失利时互相安慰,比赛前打打招呼,偶尔九期聚个会聊聊天,万一又兴趣相投,关系很快就能好起来了啊!

(而且不知在哪听过一句话:夫妻最重要的是互补bushi)


综上所述,这两个人真的很萌很萌啊!

【原创/百合校园】带你揭开OQ中学传奇五班的真实面目1

本文一切皆为真实事件,出现人名皆为真人。





今天,我就要揭露我们初一五班的真实面目!

首先是我们的班长与宣传委员(百合)。

由于之前座位安排,我是班长的同桌,也是宣传委员的前桌。

我们班长姓王名心如,女,自称是受,但事实上也确实很受,但不瘦。圆圆的,也不能说胖。数学很好,自带呆萌属性,腐女。

宣传委员姓魏名雨萱,女,比王心如要高些,但在女生中算不上多高,大概是平均值。真·女神,贼漂亮,在元旦晚会上穿汉服(不确定是不是汉服)惊为天人。较单纯(与班长比较起来),英语很好。

我就要说说她们那些使我恨不得一脚踹翻狗粮的事!!!


那是一个课间,同学们都在嬉笑打闹的课间。

刚刚经历了连我们班长都痛恨的语文早读,脑神经都未缓过来,一脸绝望的我看着课程表。

下一节,是数学课。

我轻叹一声,回到座位上,任命的拿出书本与草稿本,一边在心中祈祷这节课老师不要让我回答问题。

这时王心如、魏雨萱还有徐炎炎(语文课代表,女,极像男生)从门口走了进来,三个人的手中或多或少抱着一叠练习册。

那是数学的练习册,一般作为回家作业存在,第二天在早读前由组长收齐上交课代表,再由课代表上交老师,早读结束后也批改的差不多了。

我对这种屡见不鲜的事没过多关注,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到讲台上争着要发或急着寻找自己的练习册。

魏雨萱那一叠练习册发的很快,她发完后直接回到了座位上整理书本。

我在位置上等待着数学老师的到来,也在因还未发到练习册而急躁。

王心如(还是叫班长更习惯些……)看了眼她手上所剩无几的练习册(我觉得她是在看名字),向我走来。

我以为她手上是我的练习册,以为心里的一颗小石子终于落了下来时,我那可敬可爱的班长大人,径直的越过了我,走向我身后的魏雨萱。

王心如将手中的练习册递给她,并且用十分傻(或者是呆萌?)的声音,说:

“给你小心心( ̄▽ ̄)欸嘿嘿~”

说完后将她手上的另外一本给我,面无表情的。

……

我吃!!!!!!!!这狗粮 我 吃 行了吧!!!!!气到炸裂!!!!!!

双标真可怕(手动再见)

tbc

个人状况(持续更新)

CP:

全职:刘卢(主磕,偶尔产出)盖卢(一人圈,没粮磕,应该会是CP上的主产出)all卢,高乔,邱宋,轩策,喻黄,王方,林方,叶蓝,叶乔,苏楚(我站沐橙攻)郭闻,禹戴,双舒(站妹妹攻,欣怡大法好)王乔,黄卢。

无法接受:伞修,方王,邱郭,盖郭,all叶及叶受。


凹凸:雷卡,瑞金瑞(互攻),安艾,佩帕。

无法接受:安雷。


魔道:曦澄,晓薛

无法接受:曦瑶


48(含分团):戴莫,钱C,三一,络all,芸雨,卡黄(站婷攻),马鹿,伊利丹,艾思,山兔(莫攻),毛毛兔,七五折,哲寒,呆驼,丸美,断奶,月蕾。

没有无法接受,我大S一撇一捺都是弯的(还有比我S关系更乱的队伍吗?)


hp:哈罗,德罗,双子,犬狼


无法接受:德哈



APH:红色组,黑三角,金钱组,dover,亚细亚,联五,普奥,好茶,冷战,米加



【新生代/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地缚3

预警:OOC,卢瀚文灵异体质设定,素材来源于生活
这章过后,时间线跳动非常大。




但卢瀚文会信吗?

拜托!他碰上的怪事不说两位数至少五件以上总会有了!如果还傻乎乎的相信的话早玩完了!

因此当那些人把东西塞进卢瀚文的手里时,卢瀚文挣扎的非常激烈。

因为卢瀚文觉得,无论它们想让自己做什么,只要自己拿了这个东西,那就是定下了,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去做了。

那些人在卢瀚文强烈的表明了拒绝后似乎是生气了,一只白色的手抓住了卢瀚文的手腕,冰凉的触感异常清晰,刺激的卢瀚文感觉自己都在冒冷汗。

不要!别给我我不要啊!卢瀚文拼命挣扎着,整个人缩成一团,手指握成拳头,努力使全身的力往上使。

那些人看上去并没有放弃的念头,死死抓住卢瀚文的手腕,把他团成拳头的手指一个个掰开。

卢瀚文这时都快崩溃了,不想再与那些人接触下去了,只好使自己的意识再次模糊,但愿醒来的时候真的是醒来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卢瀚文真的要崩溃了,怎么还没脱离啊!

那些人依然围在卢瀚文身边,同样编纂了一个人物关系和事情,然后切入主题。不过这次不是要给东西,而是让卢瀚文写字。

卢瀚文果断拒绝,又让自己的意识再次模糊了几次,三次之后仍未脱离时,卢瀚文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些人要求的事也在随之改变,第一次是写信,第二次是在一张纸上画一个扇子,第三次直接说自己是粉丝要卢瀚文签名,还用金钱诱惑他。

卢瀚文吐槽,这玩意是冥币吧,之后赶紧拒接,一点留恋都不带的那种。同时也对这些家伙的执着无语。

金钱诱惑失败后,那些人用蛮力往卢瀚文右手塞了支笔,强迫他写。

卢瀚文这时已经很无力了,早起的疲惫感与之前的折腾后的乏力袭上大脑。

所以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啊,你们为什么那么执着啊!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们啊!卢瀚文依然挣扎着,不要再努力了,我是不会写的不会答应的,你们放过我吧!

你快醒醒啊!快醒啊!尼玛快醒啊!

再次睁眼时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卢瀚文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他本来也没怎么困,可这么一搞倒是实打实的疲惫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愤怒占主导的。

于是拿了一个护身符往枕头下放,翻了个身又睡了。但这一觉还是没睡好,那些人不敢靠近他,但不妨碍它们刷存在感啊!

卢瀚文觉得这一觉睡的很吵,一直有什么东西在干扰神经,反正神经就是紧绷的状态。如果说正常睡觉是一个平稳的心电图的话,那这个就是七上八下起起落落离死不远的心电图了。

醒来后疲惫感并未消散,但卢瀚文估计再睡一觉效果还是这样。

把被子掀开,起身坐在床上,护身符就先放在枕头底下,迷迷糊糊间看向电视机靠着的墙壁。忽然间一个激灵,想起了看见的那面镜子。

下床穿着酒店的拖鞋,走向那面墙壁,什么都没有,连个印子都没有,白色的墙面看上去十分干净,干净的与众不同。

卢瀚文发现了这点,环顾四周的墙壁,都没有这面墙壁白,当然也可能是心理作用。

很显然,这面墙壁,应该是重新刷过漆的,可这为了掩盖什么呢?

卢瀚文在睡梦中能感到那些灵魂的执着与迫切,十分强烈。它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其中一个的愿望,好像是想离开这里,那么它又在这里待了多久呢?又为什么不能独自离开呢?

那面专程让自己看到的镜子,也曾挂在这里吧,可那时映出的是谁的容颜,又是什么事呢?专程上漆又是因为什么呢?当那面镜子被取下来时,又有什么随着消逝了呢?是不是从那时起,它们就一直束缚在这,再也无法离开了呢?

卢瀚文拒绝了它们的请求,他也不觉得后悔,毕竟他们本不该有交集。

卢瀚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只有它们才知道了。

‘我现在只知道这个房间是不能住了’卢瀚文转身把放在枕头下的护身符拿出来,放在身上的口袋里,又去整理其它物品。

把窗帘拉上,屋外晚霞充斥了天空,看了眼手机发现已是六点多,也得亏现在是夏天,天还没黑。

把东西都收拾好,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眼这间充满了疑问的房间,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没有结局,也无从得知如何开始,过程也是混乱而破碎的,可能,卢瀚文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地缚篇-完

【新生代/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地缚2

本章预警:卢瀚文灵异体质设定,素材源于生活。
非常短请见谅。




跟他们就着恐怖经历这个话题聊了会,待到没什么可讲时,卢瀚文便把笔电重新放进包里,拿出手机刷了会论坛,实在没什么有意思的。

我们知道,人在兴奋过后会感到一股疲惫,提不起精神来。同理,对付这种状态的方法有两种,一是让自己重新兴奋起来,二是休息。而上文都说了没什么有意思的,所以可以看出来,卢瀚文选择了休息。

阳光透过落地窗传到屋内,似乎是把温度也一起带来了。

卢瀚文躺在床上,原来打算眯一会但不知怎么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过了没多久就醒了。

这个醒可以理解为许多意思,但绝对不是从睡梦中醒来那个醒,这个醒是指意识清醒,但身体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躺着。且视角移动非常慢,只有一个焦点,这种状态下无论做什么都是缓慢的,即使思维是清晰的。

卢瀚文曾与盖才捷说过这种事,得到的答案大概是另一种形态?还是另一个空间,或者是灵魂出窍了。

等到卢瀚文意识到自己在一个什么状态时,他其实还有一点小无语,因为当了职业选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发生类似情况了。

卢瀚文凭着曾经的经验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脱离这种状态了,又觉得一动不动太无聊了,开始转动视角。

下面是地毯,上面是电视机……再上面应该是天花……咦?怎么会有面镜子?

卢瀚文缓慢的移动着视角,忽然就看到在电视机靠墙的上面有一面镜子。

‘什么垃圾酒店啊,不知道镜子不能对着床的嘛。’卢瀚文默默吐槽,‘待会要找个布遮起来,不行的话就跟前台沟通下能不能换间房。’

卢瀚文忿忿的想着,忽然感到脑后一凉,卢瀚文心里一惊,大喊不好,一只白色的手就揽上了他的脖子,冰冷的触感使卢瀚文恐慌。

于是,趁那个“人”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卢瀚文就先闪了。

怎么闪呢?其实多经历几次便能够弄清楚了。大概就是使意识模糊,重新让自己陷入沉睡中。

卢瀚文本以为马上睡醒就好了,但没想到的是,再次醒来时,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状态。

好吧,大不了就再来一次!卢瀚文报着破罐破摔的心态接受了目前的状况。

‘你有本事就出来啊!’卢瀚文 自 以 为 恶狠狠的瞪着周围,又在不怕死的想着相似的话。

忽然间一阵冷风吹过,当然房间里不可能会有冷风,也有可能什么都没,只是心理作用罢了。但卢瀚文却一厢情愿的认为确实有一阵风。

想着想着,卢瀚文隐约意识到他周围似乎有些异常,可现在这状态绝不是发现了什么就能立刻去行动的。所以在卢瀚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异常的源头已经在他身边了。

那些人,哦不,他们虽然与人类十分相似,但又确确实实是透明的,或许把它们称为灵魂更加恰当?

那些家伙聚集在卢瀚文床的四周,一共也就十来个,此刻却把卢瀚文包围起来,显得房间十分拥挤。

它们……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卢瀚文迷迷糊糊的想着。

要知道,人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时,会不由自主的开始急躁易怒与恐惧。这时候无论是谁,只要有可能对自身造成伤害,那这些人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信的。同理,卢瀚文也一样。

于是它们给卢瀚文灌输了思想,混淆了思维。大概就是跟他说我是你的什么什么亲戚啊,你在什么什么地方啊,我要把一个东西给你啊。

结果它们认为混淆的差不多了,还真拿出了一个东西,直接就塞到卢瀚文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