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凉

一无所有 有梦而已

忽然良心发现……
我还是更新吧_(:_」∠)_

一个脑洞

大概是小卢在世邀赛期间去瑞士发生的一件事。
小卢随便走进路边的一个餐馆打算觅食,结果一翻菜单,欧吼,天价,还全是欧元。
然而身上的钱估计连个零头都凑不起,还不支持手机付款。
所以小卢就在想,我该怎么优雅又不尴尬的离开这家店呢?
忽然瞄到酒水单,有了。

卢瀚文(问服务员):有酒吗?
服务员(看着卢瀚文):不好意思,未成年人不允许喝酒。
卢瀚文装作生气:这什么国家啊未成年都不让喝酒的!!!
然后转身离开。
服务员:???

邪教CPの安利

如题,我们今天就来谈谈 盖才捷×卢瀚文 这对拉郎+邪教+冷CP的组合(请各位一定要把这安利吃了!管售后的!!!)


好的我们切入正题,为什么会有这对CP呢?我以前也想过这两人的关系,肯定是朋友以上那种的。并且在锤子大大新生代私设里,也对两人设定成很好的朋友。


但你如果是新生代死忠的话,一定会知道在前不久完结的一篇文《一次无聊的全明星周末》(贵乱,主邱乔高,有盖才捷暗恋卢瀚文的戏码)


这篇文的心理描写很好,尤其是乔一帆,强推。


我是一个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平时也挺喜欢看撕逼啊修罗场啊贵乱的,所以当时就直接追了这篇文。


然后就措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口盖卢安利。(这里我要控诉下作者好讨厌都不给售后的!b站上王杰希×萤草这么邪的CP都有售后!)


然后我就在这里真情实感的写这篇安利!一定要吃啊会有售后的!


好扯了那么久让我们说正题:


这俩人有什么值得磕的地方吗?


…………


怎么气氛有点尴尬


原文里确实没有。


但是你看看隔壁盖宋!盖郭!邱郭!不都在原文里没交集嘛!(像真正有交集的曾宋曾,郭宋郭反而都没几篇粮)


事实证明,磕CP更要有想象力(认真)


1.二人皆为九期
卢瀚文九期刚出道时我就不信没有轰动联盟,哪怕没有轰动联盟,至少肯定会有媒体大夸其词的。

光是年龄这点,绝对会有一段时间是受人瞩目的,再加上原文里描写九期除去义斩和霸图,就是从蓝雨的新闻发布会开始的。

中间内容除去挑战赛,其它就是义斩,霸图F4,和卢瀚文。(你们感受到这差距了吗?我是指人数上的)

稍微夸张下,在那段新鲜感还未褪去的时间中,卢瀚文什么都不做,自身就是流量了。(纯属个人想法,勿喷)

而盖才捷看到会有什么反应呢?哪怕他再成熟,风头全被一个人抢去的感觉肯定不好吧。

好,就这么想下去,再加上自身的好奇,盖才捷可能会去关注他了。

至于九期这个条件,简直不能再好了,原文里说四期的每个人关系都很好,同理。

2.性格互补
成熟年上×元气年下

好吧小盖也许没有那么成熟但这样就更有萌点了!两个人不断成长一起努力踏上荣耀之巅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在比赛失利时互相安慰,比赛前打打招呼,偶尔九期聚个会聊聊天,万一又兴趣相投,关系很快就能好起来了啊!

(而且不知在哪听过一句话:夫妻最重要的是互补bushi)


综上所述,这两个人真的很萌很萌啊!

【原创/百合校园】带你揭开OQ中学传奇五班的真实面目1

本文一切皆为真实事件,出现人名皆为真人,无法接受者,走好不送。
主CP不定,百合耽美异性都有。

本人如本文一样姓顾,OQ是我校的首字母缩写,坐标江苏,2017年入学,九月份初二,一样是五班。

以后别的班关系比较好也会写到(比如三班),如果你知道我是谁,欢迎开学后来找我( ̄▽ ̄)





咳,你好,我是顾某某。(不敢暴露姓名QAQ)

今天,我就要揭露我们初一五班的真实面目!

首先是我们的班长与宣传委员(百合)。

由于之前座位安排,我是班长的同桌,也是宣传委员的前桌。

我们班长姓王名心如,女,自称是受,但事实上也确实很受,但不瘦。圆圆的,也不能说胖。数学很好,自带呆萌属性,腐女。

宣传委员姓魏名雨萱,女,比王心如要高些,但在女生中算不上多高,大概是平均值。真·女神,贼漂亮,在元旦晚会上穿汉服(不确定是不是汉服)惊为天人。较单纯(与班长比较起来),英语很好。

我就要说说她们那些使我恨不得一脚踹翻狗粮的事!!!


那是一个课间,同学们都在嬉笑打闹的课间。

刚刚经历了连我们班长都痛恨的语文早读,脑神经都未缓过来,一脸绝望的我看着课程表。

下一节,是数学课。

我轻叹一声,回到座位上,任命的拿出书本与草稿本,一边在心中祈祷这节课老师不要让我回答问题。

这时王心如、魏雨萱还有徐炎炎(语文课代表,女,极像男生)从门口走了进来,三个人的手中或多或少抱着一叠练习册。

那是数学的练习册,一般作为回家作业存在,第二天在早读前由组长收齐上交课代表,再由课代表上交老师,早读结束后也批改的差不多了。

我对这种屡见不鲜的事没过多关注,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到讲台上争着要发或急着寻找自己的练习册。

魏雨萱那一叠练习册发的很快,她发完后直接回到了座位上整理书本。

我在位置上等待着数学老师的到来,也在因还未发到练习册而急躁。

王心如(还是叫班长更习惯些……)看了眼她手上所剩无几的练习册(我觉得她是在看名字),向我走来。

我以为她手上是我的练习册,以为心里的一颗小石子终于落了下来时,我那可敬可爱的班长大人,径直的越过了我,走向我身后的魏雨萱。

王心如将手中的练习册递给她,并且用十分傻(或者是呆萌?)的声音,说:

“给你小心心( ̄▽ ̄)欸嘿嘿~”

说完后将她手上的另外一本给我,面无表情的。

……

我吃!!!!!!!!这狗粮 我 吃 行了吧!!!!!气到炸裂!!!!!!

双标真可怕(手动再见)

tbc

个人状况(持续更新)

CP:

全职:刘卢(主磕,偶尔产出)盖卢(一人圈,没粮磕,应该会是CP上的主产出)all卢,高乔,邱宋,轩策,喻黄,王方,林方,叶蓝,叶乔,苏楚(我站沐橙攻)郭闻,禹戴,双舒(站妹妹攻,欣怡大法好)王乔,黄卢。

无法接受:伞修,方王,邱郭,盖郭,all叶及叶受。


凹凸:雷卡,瑞金瑞(互攻),安艾,佩帕。

无法接受:安雷。


魔道:曦澄,晓薛

无法接受:曦瑶


48(含分团):戴莫,钱C,三一,络all,芸雨,卡黄(站婷攻),马鹿,伊利丹,艾思,山兔(莫攻),毛毛兔,七五折,哲寒,呆驼,丸美,断奶,月蕾。

没有无法接受,我大S一撇一捺都是弯的(还有比我S关系更乱的队伍吗?)


hp:哈罗,德罗,双子,犬狼


无法接受:德哈



APH:红色组,黑三角,金钱组,dover,亚细亚,联五,普奥,好茶,冷战,米加



【新生代/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地缚3

预警:OOC,卢瀚文灵异体质设定,素材来源于生活
这章过后,时间线跳动非常大。




但卢瀚文会信吗?

拜托!他碰上的怪事不说两位数至少五件以上总会有了!如果还傻乎乎的相信的话早玩完了!

因此当那些人把东西塞进卢瀚文的手里时,卢瀚文挣扎的非常激烈。

因为卢瀚文觉得,无论它们想让自己做什么,只要自己拿了这个东西,那就是定下了,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去做了。

那些人在卢瀚文强烈的表明了拒绝后似乎是生气了,一只白色的手抓住了卢瀚文的手腕,冰凉的触感异常清晰,刺激的卢瀚文感觉自己都在冒冷汗。

不要!别给我我不要啊!卢瀚文拼命挣扎着,整个人缩成一团,手指握成拳头,努力使全身的力往上使。

那些人看上去并没有放弃的念头,死死抓住卢瀚文的手腕,把他团成拳头的手指一个个掰开。

卢瀚文这时都快崩溃了,不想再与那些人接触下去了,只好使自己的意识再次模糊,但愿醒来的时候真的是醒来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卢瀚文真的要崩溃了,怎么还没脱离啊!

那些人依然围在卢瀚文身边,同样编纂了一个人物关系和事情,然后切入主题。不过这次不是要给东西,而是让卢瀚文写字。

卢瀚文果断拒绝,又让自己的意识再次模糊了几次,三次之后仍未脱离时,卢瀚文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些人要求的事也在随之改变,第一次是写信,第二次是在一张纸上画一个扇子,第三次直接说自己是粉丝要卢瀚文签名,还用金钱诱惑他。

卢瀚文吐槽,这玩意是冥币吧,之后赶紧拒接,一点留恋都不带的那种。同时也对这些家伙的执着无语。

金钱诱惑失败后,那些人用蛮力往卢瀚文右手塞了支笔,强迫他写。

卢瀚文这时已经很无力了,早起的疲惫感与之前的折腾后的乏力袭上大脑。

所以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啊,你们为什么那么执着啊!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们啊!卢瀚文依然挣扎着,不要再努力了,我是不会写的不会答应的,你们放过我吧!

你快醒醒啊!快醒啊!尼玛快醒啊!

再次睁眼时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卢瀚文说不出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他本来也没怎么困,可这么一搞倒是实打实的疲惫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愤怒占主导的。

于是拿了一个护身符往枕头下放,翻了个身又睡了。但这一觉还是没睡好,那些人不敢靠近他,但不妨碍它们刷存在感啊!

卢瀚文觉得这一觉睡的很吵,一直有什么东西在干扰神经,反正神经就是紧绷的状态。如果说正常睡觉是一个平稳的心电图的话,那这个就是七上八下起起落落离死不远的心电图了。

醒来后疲惫感并未消散,但卢瀚文估计再睡一觉效果还是这样。

把被子掀开,起身坐在床上,护身符就先放在枕头底下,迷迷糊糊间看向电视机靠着的墙壁。忽然间一个激灵,想起了看见的那面镜子。

下床穿着酒店的拖鞋,走向那面墙壁,什么都没有,连个印子都没有,白色的墙面看上去十分干净,干净的与众不同。

卢瀚文发现了这点,环顾四周的墙壁,都没有这面墙壁白,当然也可能是心理作用。

很显然,这面墙壁,应该是重新刷过漆的,可这为了掩盖什么呢?

卢瀚文在睡梦中能感到那些灵魂的执着与迫切,十分强烈。它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其中一个的愿望,好像是想离开这里,那么它又在这里待了多久呢?又为什么不能独自离开呢?

那面专程让自己看到的镜子,也曾挂在这里吧,可那时映出的是谁的容颜,又是什么事呢?专程上漆又是因为什么呢?当那面镜子被取下来时,又有什么随着消逝了呢?是不是从那时起,它们就一直束缚在这,再也无法离开了呢?

卢瀚文拒绝了它们的请求,他也不觉得后悔,毕竟他们本不该有交集。

卢瀚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只有它们才知道了。

‘我现在只知道这个房间是不能住了’卢瀚文转身把放在枕头下的护身符拿出来,放在身上的口袋里,又去整理其它物品。

把窗帘拉上,屋外晚霞充斥了天空,看了眼手机发现已是六点多,也得亏现在是夏天,天还没黑。

把东西都收拾好,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眼这间充满了疑问的房间,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没有结局,也无从得知如何开始,过程也是混乱而破碎的,可能,卢瀚文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地缚篇-完

【新生代/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地缚2

本章预警:卢瀚文灵异体质设定,素材源于生活。
非常短请见谅。




跟他们就着恐怖经历这个话题聊了会,待到没什么可讲时,卢瀚文便把笔电重新放进包里,拿出手机刷了会论坛,实在没什么有意思的。

我们知道,人在兴奋过后会感到一股疲惫,提不起精神来。同理,对付这种状态的方法有两种,一是让自己重新兴奋起来,二是休息。而上文都说了没什么有意思的,所以可以看出来,卢瀚文选择了休息。

阳光透过落地窗传到屋内,似乎是把温度也一起带来了。

卢瀚文躺在床上,原来打算眯一会但不知怎么迷迷糊糊就睡着了。过了没多久就醒了。

这个醒可以理解为许多意思,但绝对不是从睡梦中醒来那个醒,这个醒是指意识清醒,但身体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躺着。且视角移动非常慢,只有一个焦点,这种状态下无论做什么都是缓慢的,即使思维是清晰的。

卢瀚文曾与盖才捷说过这种事,得到的答案大概是另一种形态?还是另一个空间,或者是灵魂出窍了。

等到卢瀚文意识到自己在一个什么状态时,他其实还有一点小无语,因为当了职业选手后就已经很久没有发生类似情况了。

卢瀚文凭着曾经的经验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脱离这种状态了,又觉得一动不动太无聊了,开始转动视角。

下面是地毯,上面是电视机……再上面应该是天花……咦?怎么会有面镜子?

卢瀚文缓慢的移动着视角,忽然就看到在电视机靠墙的上面有一面镜子。

‘什么垃圾酒店啊,不知道镜子不能对着床的嘛。’卢瀚文默默吐槽,‘待会要找个布遮起来,不行的话就跟前台沟通下能不能换间房。’

卢瀚文忿忿的想着,忽然感到脑后一凉,卢瀚文心里一惊,大喊不好,一只白色的手就揽上了他的脖子,冰冷的触感使卢瀚文恐慌。

于是,趁那个“人”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卢瀚文就先闪了。

怎么闪呢?其实多经历几次便能够弄清楚了。大概就是使意识模糊,重新让自己陷入沉睡中。

卢瀚文本以为马上睡醒就好了,但没想到的是,再次醒来时,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状态。

好吧,大不了就再来一次!卢瀚文报着破罐破摔的心态接受了目前的状况。

‘你有本事就出来啊!’卢瀚文 自 以 为 恶狠狠的瞪着周围,又在不怕死的想着相似的话。

忽然间一阵冷风吹过,当然房间里不可能会有冷风,也有可能什么都没,只是心理作用罢了。但卢瀚文却一厢情愿的认为确实有一阵风。

想着想着,卢瀚文隐约意识到他周围似乎有些异常,可现在这状态绝不是发现了什么就能立刻去行动的。所以在卢瀚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异常的源头已经在他身边了。

那些人,哦不,他们虽然与人类十分相似,但又确确实实是透明的,或许把它们称为灵魂更加恰当?

那些家伙聚集在卢瀚文床的四周,一共也就十来个,此刻却把卢瀚文包围起来,显得房间十分拥挤。

它们……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卢瀚文迷迷糊糊的想着。

要知道,人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时,会不由自主的开始急躁易怒与恐惧。这时候无论是谁,只要有可能对自身造成伤害,那这些人说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信的。同理,卢瀚文也一样。

于是它们给卢瀚文灌输了思想,混淆了思维。大概就是跟他说我是你的什么什么亲戚啊,你在什么什么地方啊,我要把一个东西给你啊。

结果它们认为混淆的差不多了,还真拿出了一个东西,直接就塞到卢瀚文手里。

【新生代/卢瀚文中心向】灵异事件簿-地缚1

预警:OOC,卢瀚文灵异体质设定,后期可能有CP,流水账。
第一次写文,有不妥的地方请一定要指出来。




卢瀚文的夏休期去了S市。

他下了飞机就直接上了公交车,并且在最后一站下了车。

卢瀚文其实不怎么晕车,但坐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公交车,下车后还是在原地缓了一会。

公交车站的两旁都是树,‘大概是白桦吧’卢瀚文心想。

阳光透过树叶撒在地上,影子的留白处可以看见叶子的形状。马路上汽车运动着,路人行走在一旁。

街道两旁坐落着各种建筑,卢瀚文边走边左右打量着,最终在一家酒店面前停下了脚步。

‘应该就是这家了吧。’卢瀚文拿出手机与原来订的酒店对照了一下,确定了后立刻快步走向前台。

订的单人房是在四楼转角处,面朝着楼梯。卢瀚文记得有次全明星时自己的房间也是在转角处。

当时与盖才捷一起在外面吃烧烤到凌晨一点才回来。盖才捷的房间与卢瀚文是同一个楼层,知道这件事后,便一直嘱咐自己要小心,大致就是这种房间容易发生灵异事件,一旦有异常就给他打电话。

“当然,你直接跑到我房间也是可以的。”盖才捷说完那些话后,想了想又添了句。他站在卢瀚文的房门前,借着身高差距,俯视着自己。

“总之,祝你好运吧。”盖才捷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表情十分严肃认真。搞得卢瀚文以为自己真要出什么事。

后来也没什么事情,说白了就是一个在全明星的夜晚发生的一件小事,如果不是这次,卢瀚文说不定就把这段记忆忘了。

打开门一看,差点没把卢瀚文眼睛亮瞎。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正对着房门,在楼下时可没看见有什么窗户,所以应该是单面镜。

按门的位置,就是卢瀚文站的位置来讲。落地窗在南面,门在北面,床在西面,正对着在东面的电视,中间相隔的地方有一条红色毛绒地毯。卢瀚文的左手边是一个衣柜,右手边是一个酒店里十分常见的浴室,透明的那种。

落地窗与床间隔的地方有一个玻璃茶几,还有两个小沙发。床头柜上放着两个绿色的小台灯,开出来的灯是白的。

靠门的墙壁上有着许多开关,其中有个是加减号的,卢瀚文按了半天加号也没见有哪盏灯开了,落地窗的窗帘反倒拉上了。卢瀚文看着窗帘,又看了看开关,面无表情的按了一下减号。窗帘自己散开,光明又重新笼罩了房间。

“这么高科技的吗!”卢瀚文目瞪口呆。

由于下飞机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左右了,带的东西又比较多,所以等把行李收拾好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卢瀚文在飞机上没怎么吃东西,随后又忙着赶路,忙的时候还没怎么察觉,现在空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恶心。

翻了翻在床头柜里发现的指南手册,看样子这个酒店三楼有个食堂,遗憾的是晚餐只在六点-八点开放。

‘看来只能再熬一熬了唉…’卢瀚文在心里对自己的肚子说了声对不起。又突然想起可以去街上找一家餐馆,但害怕自己在晚餐时消化不完,导致半夜饿肚子,便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从包里拿出了笔电,登上QQ向队长报了平安。本想就这样下线,可又看见青之驱的头像闪个不停,无奈点开聊天框。


12:20
青之驱:你去S市干嘛?
13:47
青之驱:还没下飞机吗?
14:56
青之驱:现在应该已经下飞机了吧?
青之驱:诶?
15:55
青之驱:还不回我?
青之驱:喂!
青之驱:你是有都忙?!


‘看的出来他真的很生气了,毕竟字都打错了’卢瀚文十分认真的想,同时在脑中思索着该回复些什么。


16:07
流云:我错了!!!
流云:刚才在收拾没看见QAQ
流云:……嘤嘤嘤?
青之驱:……你厉害
流云:( ´▽`)
青之驱:不说这个了,你看新生代群了吗?


‘这话题转的略生硬啊’卢瀚文不禁感叹盖才捷这么多年都没有长进的插话题能力。又想起了这家伙的情话说的那叫一个六,便将内心中‘上天是公平的’这一想法坚定了几分。

不过……新生代群?卢瀚文疑惑的关掉窗口,点击那一直被屏蔽的99+

这个群是戴妍琦建的,其美名曰‘促进友谊’但在11期进群之后很好的变成了互怼专用群。


贝克克:233333你们这都什么沙雕经历啊,我要讲的才叫恐怖
贝克克:这个奇英知道,是一次我做梦梦见了一个地方
贝克克:大致情节就是我要去那个地方,反正就是一定要去,具体什么原因我忘了,地名也忘了


‘然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那个地方?恐怖片不都这么演的嘛。’卢瀚文胡思乱想着。


贝克克:然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忘了,反正醒来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脑子抽了下吧!就想去百度下这个地址
木恩:总觉得你要作死是我的错觉吗?
一寸灰:emmmm+1所以你查到了吗?
贝克克:没查到难过……因为百度会查到一些同名的,所以显示出来的都是什么什么公司啊
贝克克:我就不死心的去翻了地图,还真翻到了,刚好离我在的地方不远。我一拍大腿!决定了!
战斗格式:…so……?
贝克克:so我就叫了滴滴去了啊!!!
战斗格式:我怎么就遇到了一个奇葩呢……


‘这智商也是没谁了……’卢瀚文无语,这种情况完完全全就是去送死的好嘛!放在电视剧中最多活三集的那种!


贝克克:到了之后就给奇英打了个电话保命,我还没有那么傻的好不好!
长河落日:是的行行行你不傻(白眼)
贝克克:?!我们的友谊要到尽头了!


‘他俩居然还是纯友谊吗……?’卢瀚文有点懵,并且向盖才捷表达了自己的疑问。然而收到的回复只有六个点,虽然没什么恶意,但卢瀚文总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


贝克克:其实也没什么啦,那个地方在拆迁,附近全是废墟
一寸灰:你不觉得废墟才可怕吗?
贝克克:没有啊,那时候是中午,也确实没出什么事。
贝克克:然后要走的时候,叫了辆车,在离那个地方不远的马路边等车。
贝克克:然后我就无聊的在等车啊
鸾辂音尘:直觉告诉我有事要发生!(拿瓜子)


‘妍琦你真相了!’卢瀚文疯狂点头。


贝克克:然后我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老爷爷站在我后面
贝克克:也没那么老吧……大概五六十岁那种?
贝克克:主要是他手上!他手上套了一个透明的塑料杯,里面有一只鸟
贝克克:我当时就很好奇啊,所以就走过去
贝克克:我就问那个老爷爷从那来的,他说捉的,我问在哪捉的,他就说在附近捉的
贝克克:当时也没怎么细想,现在想想附近全是废墟啊,人都没有,那会有鸟啊
一寸灰:细思极恐啊……那个老爷爷有影子吗?


‘哇帆哥这个真的说到点上了,等等没影子的话岂不是……?!!’卢瀚文害怕。


贝克克:他问我要不要鸟,我还没回答他就把那个塑料杯套我手上了
贝克克:我就想谢谢他嘛,一抬头发现那个人的右眼是红的,大概是发炎了吧,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挺想问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问不出口
贝克克:现在有点后悔没多观察下那个人……
贝克克:我的车这时候也来了嘛,我就赶紧跑了
木恩:你为什么不把那只鸟放了?
贝克克:直觉告诉我要放也不要在这种地方放,emmmmmmm………就是直觉啊!
贝克克:所以我让司机开到一个公园啊,在一路上我还是很怕的吧,那鸟无敌挣扎啊!!还啄我!!!
贝克克:大概是麻雀吧……特别闹腾!
贝克克:就跟小卢一个德行!完全停不下来!


‘郭少你也好意思说我!’卢瀚文生气。


贝克克:下了车就直接放了啊,之后也没发生什么事
贝克克:这样看起来,我这个好像也不怎么恐怖啊……
贝克克:不过那个地方我去的时候已经成废墟了,哇……好想知道以前是什么样的呢……
贝克克: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还遇到过什么事啊!
贝克克:咦?没人回我?
战斗格式:你以后最好还是别乱跑了……很容易出事的……


看到这里卢瀚文终于忍不住了,手噼里啪啦的打了一行字。


流云:哥,我这里还有一些护身符你要吗!
青之驱:之前窥屏那么久,终于舍得回复啦?
流云:……饶了我吧!
一寸灰:你可以选择讲下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护身符,我们可以饶了你
一寸灰:上次过安检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


乔一帆说的是世邀赛期间发生的事,当时新生代的一些人组团去苏黎世看比赛。过安检时卢瀚文被怀疑包里的夹层有东西,工作人员让卢瀚文把包打开,卢瀚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里面全是一些护身符之类的东西,不论是工作人员还是一起来的人都看傻眼了。

那个工作人员咽了口口水,匆匆往里看了眼,便带着有点害怕的眼神看了看卢瀚文,让他们过去。当时一群人全程都是安静的。

卢瀚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气愤,真是的,我像是那种神神叨叨的人嘛!

但硬要讲那些的来历,就有点长了啊。

卢瀚文正纠结着,突然一个激灵!


流云:因为遇到的灵异事件实在太多了,没办法了啊……
长河落日:我想问一个问题
流云:啊咧?
长河落日:护身符真的有用吗?
流云:emmmmm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流云:大概是能让鬼魂不靠近你,但你还是能感到它们的存在吧……
流云:大概是这样?

TBC


tag:新生代灵异事件簿

新生代HP设

私设

卢瀚文
学院:格兰芬多
最擅长的咒语:除你武器
最擅长的科目:黑魔法防御术
魔杖:落叶松木,内芯为独角兽毛
出身:混血统
魁地奇:格兰芬多队找球手
守护神:天鹅
DA成员

乔一帆
学院:拉文克劳
最擅长的咒语:盔甲护身
最擅长的科目:变形术
魔杖:山毛榉木,内芯为媚娃头发
出身:混血统
守护神:鹰
级长、DA成员

邱非
学院:格兰芬多
最擅长的咒语:粉身碎骨
最擅长的科目:魔咒学
魔杖:山杨木,内芯为夜骐尾毛
出身:纯血统
魁地奇:格兰芬多队队长,击球手
守护神:雄狮
男生学生会会长,DA团长,级长

宋奇英
学院:赫奇帕奇
最擅长的咒语:障碍重重
最擅长的科目:魔法史
魔杖:英国橡木,内芯为龙的神经
出身:混血统
守护神:白鸽
级长,DA成员

高英杰
学院:斯莱特林
最擅长的咒语:昏昏倒地
最擅长的科目:魔药学
魔杖:冬青木,内芯为龙心弦
出身:纯血统
守护神:马
级长,DA成员

盖才捷
学院:拉文克劳
最擅长的咒语:一忘皆空
最擅长的科目:算术占卜
魔杖:冷杉木,内芯为独角兽毛
出身:纯血统
守护神:猎豹
DA成员

郭少
学院:赫奇帕奇
最擅长的咒语:倒挂金钟
最擅长的科目:保护神奇动物
魔杖:白杨木,内芯为凤凰羽毛
魁地奇:赫奇帕奇找球手
出身:麻瓜
守护神:羚羊
DA成员

戴妍琦
学院:格兰芬多
最擅长的咒语:咒立停
最擅长的科目:占卜学
魔杖:黑胡桃木,内芯为龙心弦
出身:麻瓜
守护神:喜鹊
级长

存梗

我到底该怎么办


罗恩跪在地上,痛苦的想着。头发因发绳的松动而散落下来。身上的衣服多处被划出了口子,衬衫也染上了血。而此时他就在血泊中。


我到底该怎么办


罗恩再一次问了下自己。


地窖的灯已熄灭,阴暗再一次笼罩了这里,也笼罩了他。